<i id='mio53'><div id='mio53'><ins id='mio53'></ins></div></i>

<ins id='mio53'></ins>
<span id='mio53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mio53'><strong id='mio5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mio53'></i>

    1. <tr id='mio53'><strong id='mio53'></strong><small id='mio53'></small><button id='mio53'></button><li id='mio53'><noscript id='mio53'><big id='mio53'></big><dt id='mio5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io53'><table id='mio53'><blockquote id='mio53'><tbody id='mio5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io53'></u><kbd id='mio53'><kbd id='mio53'></kbd></kbd>
      <fieldset id='mio53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mio53'><em id='mio53'></em><td id='mio53'><div id='mio5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io53'><big id='mio53'><big id='mio53'></big><legend id='mio5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dl id='mio53'></dl>

          色戒在线免费观看_色界论坛地址_色景电影院 - 2020年最新「AV优选」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最新色戒在线免费观看,色界论坛地址,色景电影院等最新、最快、最全的av电影视频,欧美av视频电影,亚洲av视频,日本av电影视频

          觀後感丨《風騷律師》S5E4好看嗎?去你的高高在上!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本集是相對平緩的過渡集,有幾個小彩蛋,許多看點也潛藏在表面之下,需要細品才能抿出些許味道來。

          比如本集標題《Namaste》:這是個印度瑜伽用語,直譯為“合十禮”,詳細解釋起來就得吧啦吧啦一大堆瞭……然而我們的吉米最厭惡的就是這一套,於是便有瞭一番別開生面的“火力全開”。

          從忐忑到接受

          咱先過一過兩條支線。

          夜色已深,炸雞店關門打烊,就在店長萊爾準備最後收拾一下走人時,他看到瞭略顯“反常”的老板古斯塔沃·弗林。

          古斯塔沃一直等著電話,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他,這次罕見地有些坐臥不寧,以至於和已經清洗幹凈的炸鍋較上瞭勁。

          他在等“主動割肉”的結果——多明戈交給DEA的情報都是正確的,此時隻剩最後一個“聯絡點”未被證實,漢克和戈麥斯正在蹲守,兩人還互相說瞭相當損的騷話。

          看來我上集判斷有誤,他們倆應該已很熟稔瞭,比如戈麥斯說搭檔每個晚上做“手工”,應該就是嘲諷漢克結婚至今沒有孩子(缺乏性生活)……

          古斯塔沃“等候”與警方“收網”是同步進行的:其實炸鍋已經足夠幹凈瞭,但他就是想清洗,以此來分散自己的註意力,古斯塔沃很緊張,因為此時的他還從未如此極限操作過。

          至於是萊爾動手還是他自己動手,實際上都一樣,他隻是想弄出點動靜來,在不完全靜謐的環境中維持自己的鎮定。

          最後,“割肉計劃”順利完成,舍棄瞭三個外圍馬仔,核心員工在留下70多萬毒資後成功逃脫。

          有趣的是這個戰果,繳獲瞭70多萬美元以及逮捕瞭三個人,這和《絕命毒師》S1E1裡大傢在“老白”傢過生日時,漢克公佈的戰果一模一樣。

          當然,這應該是兩起案子:本集律師的時間點是2004年,漢克他們隻繳獲瞭毒資,而且打擊對象是白粉販子;而首集毒師的時間點是2008年,漢克聲稱打擊瞭冰毒生意……因此,這裡是個致敬性質的小彩蛋。

          如此收獲,對警方來說足以稱得上是一場大勝瞭,漢克卻悶悶不樂,認為這隻是“安慰獎”(但他還是調整情緒勉勵瞭大傢)。

          漢克想抓真正的“大魚”,這份強烈意志,會令他始終抓著“小八”等毒販們不放,並支撐他在未來啟發“海森伯格”的誕生……

          肉割瞭,警察高興瞭,拉羅滿足瞭,這出戲塵埃落定,古斯塔沃總算也放下心來,饒瞭萊爾和炸鍋:這個結果,可以接受。

          現在的古斯塔沃,無論心理上還是財力上,都和《絕命毒師》中那個“炸雞叔”尚有距離,全靠在販毒分銷和正經生意上經營有方,他才能攢下一些自由支配的傢底(冰毒生意還沒開始做),70萬美元對他來說可不算個小數目,但他說丟就丟瞭。

          眼前這一關有驚無險地度過,接下去他可以反擊瞭,這是個“可以接受”的結果。

          從遮掩到暴躁

          麥克再次來到瞭兒媳婦傢,今天該輪到他來照看凱莉瞭。

          可是史黛西拒絕瞭他,表面上是因為她已經請瞭護工,實際上是她覺得麥克的狀態“不對勁”。

          盡管麥克掩飾得很好,但身為親人的史黛西還是嗅到瞭古怪:我不放心現在的你照顧凱莉,至少今天不行……等你“恢復正常”瞭再來吧,我隨時歡迎。

          麥克很生氣,轉頭就走,面目略顯猙獰,他甚至都沒有解釋什麼……因為媳婦說對瞭。

          時間隻能暫時撫平表面上的扭曲,麥克心底的疙瘩一直都沒解開,他還未找到自己的“平衡”與“平靜”。

          當晚,麥克再次出現在瞭上集和混混們相遇的地方,這回是故意找茬——他就是想打人,就是想被打。

          赤手空拳的麥克也許打得過這群混混,但此時方寸大亂的他肯定不行,沒一會兒,寡不敵眾的麥克便被捅傷、昏死瞭過去。

          等麥克再次醒過來時,他已經接受過包紮治療瞭。

          自己身處於一個陌生的地方,附近沒有其他人,看環境應該還在新墨西哥州。

          這裡的建築風格和環境色調,令我想起瞭S3E3中麥克向巴裡·古德曼醫生買粉的那場戲,那位古斯塔沃“禦用醫生”的小診所附近,也是差不多這種風格。

          難道說,是古斯塔沃收治瞭麥克?巴裡醫生又要出場瞭麼?這個懸念得之後揭曉瞭。

          我就是我

          本集的重頭戲是“吉米和金的一天”,由於兩人聯系較為緊密,因此就合為一體來說瞭。

          砸完瓶子後因為臭味相投的“默契”,不難想象剛剛過去的一晚上兩個人玩得有多瘋(有“福利”鏡頭證明),早上起來刷牙時,吉米和金又有瞭短暫同鏡的機會。

          我覺得律師中“鏡面反射”的鏡頭都可以當做“專用密碼”來解讀人物關系瞭,他們的分分合合或貌合神離,總可以在鏡面中得到答案。

          出門看到昨晚的“傑作”後,兩人的反應再次體現出他們本質上的道德差異:吉米不當回事,反正房東會收拾,沒有包袱輕裝上陣;金卻不淡定瞭,最後邊打電話邊掃碎片,她隻能短暫的放縱,而永遠丟不掉包袱。

          吉米今天的安排是上午去拘留所、中午和霍華德吃飯、下午出庭,金則準備“補救”昨天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吉米這次見的委托人,正是第二集中那兩個小混混,神奇的是他們倆沒有前科——看來吉米的“五折優惠”真起到瞭教唆犯罪的作用……

          這兩傢夥過去一周做瞭許多事,最嚴重的當然是吸毒和持毒,其他就是些雞毛蒜皮的小惡行瞭,但加到一塊足夠他們喝一壺的。

          “進戒毒所”是主要刑罰之一,在他們拒絕時,吉米第一句話不是勸他們戒毒,而是宣稱自己能想辦法開假證明——找不找得到那種戒毒所暫且不說,附加費先得加上。

          談完瞭自己能爭取到的刑期後,就該談律師費瞭:給你們抹零,就算4000美元吧。

          這下兩混混不樂意瞭,不是有“五折”麼?他們還像首集的波比那樣指望起瞭免費指派的公設辯護律師……吉米立刻反問:五折?4000就已經是五折瞭,昨天我一筆業務就賺瞭8000呢,你們也不打聽打聽我“索爾·古德曼”是誰?

          上集劇評時有不少朋友提出,吉米張口要7925美元的高價是想讓拉羅知難而退,我承認確有道理……但不管樂不樂意,吉米都迅速接受、擁抱瞭這種沉淪的快感,現在他“胃口大漲”便是佐證。

          吉米玩“虛張聲勢”可不會像金那樣畏首畏尾,他一起身作勢要走,瞬間就讓兩混混妥協瞭。

          OK,不準付贓款哦,找你奶奶?可以,乖乖交錢等著吧。

          搞定這筆業務後,吉米來到瞭餐廳——他接受霍華德邀請,是想知道對方葫蘆裡賣什麼藥。霍華德並未開門見山,而是拐彎抹角地先問起瞭“索爾·古德曼是誰?”

          吉米這番自我介紹很有水平,建議大傢全文背誦,我就不貼瞭。

          註意,霍華德一直都在饒有興致地看吉米“表演”,雙方並不是一個很平等的交流狀態。此外,服務生上酒的態度也有差異,對霍華德是微笑得體、賓至如歸,對吉米則是放下杯子就走瞭……這些細節都反映瞭兩人的“地位”差別。

          霍華德直言:我理解你為何改名,HHM辜負瞭你,我欠你的,應該還……回HHM來吧,過去的恩怨隻屬於你和查克,我們之間還是朋友,你教會瞭我很多,你有話直說,有頭腦、有野心、有行動力,HHM正在擴張,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。

          霍華德約見吉米是想重新招募他,最後一句是重中之重:我用得上你,“騙子查理”(吉米在HHM的外號)。

          查克那樣的優異律師誰都喜歡,但5個、10個優秀律師總能把“查克”彌補回來,而吉米這樣的“鬼才”律師就不多見瞭,觀念所有改變的霍華德,很想把“偏科生”索爾·古德曼納為己用。

          然而,這段對話中,幾乎都是霍華德一個人在興高采烈地自說自話,他根本沒在意吉米什麼意思,甚至在吉米準備拒絕時打斷瞭他:別急著做決定,好好想想。

          在霍華德看來,自己要比查克大度多瞭,不拘一格地接納吉米便是他最大的友善和仁慈,重新回到蒸蒸日上的大律所HHM,身居高位、不用穿小鞋,這麼好的事,為什麼要拒絕呢?

          霍華德並沒有瞧不起吉米的意思,這隻是他與生俱來的、刻在骨子裡的驕傲使然——殊不知,吉米最討厭的,就是這種居高臨下、毫不自知的社會精英做派。

          吃完飯分別時,霍華德還主動擁抱瞭吉米,一副稱兄道弟的親密模樣,隨後開著他那輛掛著“NAMAST 3”的車子款款離去。

          哼,Namast 3,行禮三下嗎?還真是彬彬有禮的謙謙君子形象啊……知道我的車上刻著什麼字眼嗎?Esteem(尊嚴、尊重、自尊)。

          精英人士霍華德出於善意的慷慨,想把HHM(查克)的遺產分給吉米,而心懷小人物式驕傲的吉米,從來沒惦記過那筆所謂的“遺產”,他不稀罕。

          另一邊,梅薩維德銀行的工作會議正在進行,對於凱文和佩奇來說,圖克姆卡裡客服中心即將動工是板上釘釘的事兒——那個釘子戶阿克,他們並不在意。

          金耐著性子聽完瞭金主們的初步規劃,然後“不合時宜”地拿出瞭另一個早被否決掉的選址方案。

          她大費周章地講述選用新地址的諸多好處,最後才輕描淡寫地提到現用地址會涉及一點點“名譽風險”,她要為梅薩維德的“聲譽”考慮。

          費瞭這麼多工夫,金就是想繞開阿克先生這個“道德障礙”,為此她甚至不惜讓金主們破費、讓步……

          凱文不理解瞭:我就問一句話,有沒有法律問題?沒有,這就行瞭,那個不識抬舉的老傢夥遲早得搬走。

          自己的“補救”措施失敗瞭,可金還是沒放棄……不得已之下,她來到瞭吉米的庭審現場。

          吉米正在為一個搶劫犯辯護——沒錯,他又開始搞“旁門左道”瞭,他先是反復讓原告哈克尼斯指出(經過偽裝的)被告人“薩基”是案犯。

          等對方確認無誤後,吉米再讓真正的嫌犯薩基在聽眾席起立,從而讓大傢(陪審團)認為原告並沒看清搶劫者是誰。

          還是那一套,卑鄙但有效。原告律師和法官瞬間抓狂瞭,你又來?吉米得瞭便宜還賣乖:法官大人,您自己都沒認出來。

          庭審糊鍋,暫時休庭,法官把吉米叫去辦公室教訓,人群散去……金面無表情地看完瞭全程,直到吉米出來得意地說 “無效審判”。

          真下作,也真的有用,大概隻有這樣的索爾·古德曼才能幫到我吧?金直言不諱,主動請求吉米幫自己解決圖克姆卡裡的心病。

          看來第六集金和吉米即將“對簿公堂”就是從這兒開始的,我認為,金可能有三種打算:1、她贏吉米輸,讓輸官司的阿克不得不搬遷;2、她輸吉米贏,讓輸官司的梅薩維德銀行被迫遷址;3、實際平局,梅薩維德可以照常開工,但必須給阿克更加豐厚的賠償。

          就現在金的心理狀態來看,顯然是後兩種可能性更高——但吉米並不一定會按金的劇本走,這就有瞭更多的猜想。

          在此之前,索爾得先成為阿克先生的律師。

          沒有對比就沒有發現,瞧瞧吉米這水平,用筆輕輕一勾就開瞭鎖,比金熟練太多倍瞭,開鎖、進大門、敲房門、用腳堵門、自我推薦,那叫一個行雲流水。

          對付死犟的大老粗就得用簡單粗暴的法子,吉米的提案是一張“艸馬”的照片(梅薩維德的LOGO就是馬),瞬間取得瞭阿克的信任,“我會和你一起與梅薩維德幹到底!”同仇敵愾啊有沒有。

          註意吉米的說辭:我恨他們,恨他們高高在上的樣子,他們以為自己可以隨意擺佈人,而我們還得笑著說“謝謝”?

          這段話極具情緒感染力,打動瞭油鹽不進的阿克,因為這不僅是吉米的花言巧語,更是吉米的肺腑心聲,他先前沒能對霍華德說的話,此時盡情噴薄瞭出來……於是,就有瞭片頭吉米買保齡球的一場戲。

          吉米在搞定阿克後和在舊貨店淘貨時都有看手表的動作,可以理解為他在估算回程時間,這一天他的行程很滿,兩件事的先後順序並不確定(我傾向於吉米離開阿克那後去的舊貨店)。

          吉米進店的目的性很明確,就是要挑件好使的“暗器”,手感一定得好。

          最終,吉米選中瞭三個保齡球(還砍瞭15美元價)。

          當晚,吉米驅車來到瞭霍華德傢不遠處,戴好瞭手套和帽子,先後扔出三個保齡球,後兩個準確無誤地砸中瞭霍華德的愛車。

          去你的“Namast 3”!行三個禮是嗎?老子就還你3個球!

          這就是吉米給霍華德的回答。直接拒絕很簡單,但作為對霍華德態度的回應,光是拒絕還不夠,得像這樣使勁焉兒壞一回,那才痛快!

          出完惡氣的吉米揚長而去,隻留下看車被砸的霍華德一臉懵逼——這也很符合吉米對上層精英人士的實際印象:你們總是擺出俯視蒼生的樣貌,其實眼睛都長在頭頂上,哪怕察覺到受傷流血瞭,都不會知道是什麼蛇蟲鼠蟻咬破瞭自己那高貴的腳。

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